当前位置:xmtn.cn历史上杉谦信的养子:上杉景胜也是丰臣五大老之一
上杉谦信的养子:上杉景胜也是丰臣五大老之一
2023-01-21

上杉景胜(日语:うえすぎかげかつ ;1556年1月8日-1623年4月19日),日本战国武将、大名,上杉氏米泽藩首任藩主。丰臣五大老之一,是上杉谦信的外甥和养子,生父是长尾政景。

1564年父亲长尾政景死后,成为了上杉谦信的养子。1575年改名为"景胜"。1578年,上杉谦信死后,与上杉谦信另一个养子上杉景虎(北条氏康七子)发生了家督继承的内部战争,史称御馆之乱。两年后,成功击败上杉景虎。翌年,北越后的新发田重家反叛,加上在1582年,柴田胜家对景胜的侵攻。也大大影响了国力。后来丰臣秀吉和直江兼续交涉,成功保住领地,也升格为正四位,参议。1587年,新发田政权瓦解。1589年也讨伐佐渡国的本间氏。曾参加过对朝鲜的战争。于1597年,在小早川隆景去世后继任大老,为丰臣家"五大老(内大臣德川家康、大纳言前田利家、中纳言毛利辉元、中纳言上杉景胜、中纳言宇喜多秀家)"之一。关原之战中归属西军,在东北地区与伊达和最上两军交战,在即将战败之时,由前田庆次成功阻挡联军进攻。后来西军败北,景胜的领地由一百二十万石减至三十万石,并移封本为家臣的直江兼续的领地,移封至至米泽城,该地为米泽藩。

1623年4月19日,在米泽城病逝。墓地在山形县米泽市上杉家御庙所。

弘治元年(1555)十一月二十七日,在越后鱼沼郡的上田庄,坂户城主长尾政景的二男出生,他就是后来的上杉景胜。母亲是越后之龙上杉谦信的姐姐仙桃院,所以景胜也就是谦信的外甥。那年的十月一日,毛利元就在安芸严岛以少胜多大破弑主大内义隆的西国名将陶晴贤。一个月之后,也就是第二年的正月六日,同世代的武将,与加藤清正、黑田长政并称战国后期三大筑城名家的藤堂高虎出生。

景胜幼名卯松,之后称喜平次显景。天正三年(1575)二十一岁时改名为景胜,叙任弹正少弼。为了行文方便,以下统称为景胜。

在景胜年仅十岁时的永禄七年(1564)七月五日,父亲长尾政景在野尻湖舟游时因事故死亡。有种说法称因为政景图谋造反,宇佐美定满诱其舟游(或称其受谦信之命)将政景杀害,而定满自己也因为内疚自害。还有种说法称两人双双酒醉溺死,真相不明。

景胜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成为谦信的养子的呢?有一说法说是在其五岁时,还有一种说法称是在政景死亡后不久。但从景胜八岁时收到的当时出阵上野馆林的谦信处寄来的一封满怀慈爱的信中应该可以看到,虽然不能确定谦信、景胜养父子关系成立的日时,但谦信自景胜幼年以来就一直以景胜的父执身份照顾景胜,这点是毋庸置疑的。另外,有说法称在这次事件后,景胜成为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虽然从人情角度来看,确实有这种可能,但并没有确切的证据。

通说中还有一则逸闻。父亲政景横遭奇祸后,由于谦信的命令,景胜被交于直江实纲、甘糟景持抚养,并宣布说如果景胜是个可造之材的话,将会在其十六岁时将政景的领地返还给他。直江、甘糟在对景胜进行了观察后,发觉景胜性格虽然温和,却并不逆来顺受。一般能忍就忍,但真要对其过分,惹得其发怒,就会非常激烈。打个比方,就象是绵里藏针,轻轻触摸没事,着手一重不免有被戳伤之虞(恒山剑法?)。另外,体恤从人,即使在使唤下人时也会说句"谢谢"以表谢意。更兼文武两道俱佳,能独立思考,对有经验者的说话也并不是一味接受,而是用自己的头脑对其是非曲直加以分析判断。

不仅如此,还经常对人提及"父亲政景得罪身亡是天惩(指政景之死并不是因谦信的处罚而致),我对谦信公毫无恨意。本来作为政景之子即使受到株连也是应该,但谦信公不仅赦了我的罪,并对我加以照顾,还准备将父亲的领地交还给我。这样的大恩,如果今后有幸能为谦信公所用,必定肝脑涂地,以偿还父亲的不忠之罪。我愿以我的忠诚驱走父亲亡灵的罪过。"从直江、甘糟两人处得知这些的谦信,终于在景胜十三岁时,召其为侧奉公。

元龟元年(1570),景胜十六岁时,一位命中注定要与景胜相遇的青年来到了春日山城。

关原合战后不久,德川秀忠来到了景胜的屋敷。景胜说,"我等乡下粗人不懂礼仪,万事都拜托本多正信大人了,请多多指教"。之后,命令所有家臣移往下屋敷,从门房到厨师全都换成了秀忠的手下,秀忠对此非常满意,和家康一起在内外都称赞说"景胜识得大体"。

在大坂之役爆发前不久,德川的老臣们为了不使浪人前往大坂集结,商讨在各处设置关所,以禁止闲杂人等前去大坂。听说这个后,家康说,"没有理由不准人们前往大坂吧。在这件事上,上杉景胜应该和我想得一致吧。",于是,家康派本多正信去和景胜商议。景胜回答说,"浪人与一揆相同,人数多的话,内部肯定不能做到精诚团结,人数少的话即使可以做到团结,但毕竟还是人数少,成不了什么气候,所以并不值得担心。只需留意一些名将的动向,如果能对此作出正确对应的话,不如还是停止设置关所,不要禁止人们前往大坂为好。"因为景胜的这一席话,关所的设置终于被取消。

冬之阵时,家康前往巡视景胜驻扎的鴫野口。上杉家阵所的道路上被清扫得干干净净,景胜身侧只直江兼续一人跪伏迎接。家康慰问说,"肯定非常辛苦了吧。",景胜回答说,"和小孩子打架而已,如同儿戏,怎谈得上辛苦二字。"

最后一个较有名的逸话。景胜饲养着一只可爱的猴子,这只猴子善解人意。一天,景胜进入部屋后,这只猴子戴上了景胜脱下的帽子,并坐上景胜的座位双臂交叉,似象非象地一边点头,一边对着诸家臣作发布命令状。见到这个的景胜不由露出了微笑,据说,这也是景胜的左右近臣们第一次看到景胜的笑容,也是最后一次。

上杉景胜一直生活在他伟大的养父谦信的阴影里,但由于谦信的清心寡欲,又以毗沙门天自居,使得终其一生,众家臣对其也只能仰视。然而景胜在掌握家臣方面显然要比谦信出色得多。尤其是其与名执政直江兼续之间的相辅相成,至今仍传为佳话。驰骋于战国乱世,而又决不卑躬屈膝。虽然遭到减封,但还是能够很好地延续上杉一族,这就是上杉景胜。

大坂之阵终结,德川家的天下固若盘石。之后的景胜一直致力于米泽的治理。元和九年(1623)三月二十日,上杉景胜在米泽城中静静地离开了人世,享年六十九岁,庙所与谦信一起,有米泽和高野山两处。